山海經典

關於部落格
環境紀錄報導部落格
  • 66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南極洲的初體驗


台灣世界七頂峰登山隊,近二年來,已先後成功爬上歐洲、非洲、南美洲、北美洲、大洋洲等五座最高峰。2007年12月16日,四位攀登專家自台北出發,再度邁向南極洲文森峰的攀登旅程。此行,由黃致豪擔任領隊,他目前正在研發無線感應山難搜救援助系統(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博德分校資訊科學系博士候選人),攀登隊員伍玉龍,是台灣原住民社會最傑出的登山專家(專業高山嚮導與步道工程業者),謝穎泝的專長是放射醫學(攀岩運動玩家),江秀真是台灣第一位成功登上世界最高峰的女性(玉山國家公園保育巡查員)。

四位登山隊員在前往南極洲之前,先繞道智利安地斯山脈帕塔哥尼亞高原,適應較低溫的環境與體能訓練。攀登隊員特別挑選「灰色冰河」之路線,作為南美洲初體驗的目的地,來回健行腳程約九個小時左右。因為,這一條路線,同時可以觀察到地球氣候暖化的現象。據了解,灰色冰河在十年內,已消退了三公里,而另外一條巴瑪西達冰河的冰舌,十五年前,本來還延伸到海邊的,但現在,已經退縮到半山腰了。

其實,全球氣候溫度升高、冰河快速消退,海洋環境也受到影響。我們離開帕塔哥尼亞高原,從平靜的水域,走到波濤洶湧的海岸,終於看見這一群南美洲特有的物種,麥哲倫企鵝在2006年間,就曾經因為海洋生態環境惡化,食物不足造成營養不良,而大量死亡。即使是在這個文明最邊緣的地方,依然承受著氣候變遷所引發的危機。
 
當我們自智利南部,俗稱世界盡頭的篷塔亞雷納斯(Punta Arenas),搭乘軍事運輸機改造的客貨兩用飛機,飛抵南極洲愛國者山基地營(Patriot Hills),就感受到極地的壞脾氣,低溫冰原、強風大雪,讓我們立即收斂好奇與興奮的心情,進入極地環境考驗的備戰狀態。

在極地中的生活經歷,也是令人永生難忘。譬如,在超過零下二、三十度的風雪中,與來自其他十四個國家,六十幾位科學研究人員與冒險家,一起擠在大帳棚裡,歡度2007年的最後一夜。也在低溫與充滿危機的冰裂隙之間,練習冰雪環境攀登與救援技術。更在暴風雪中,與高地營的隊友,一起為發生迷路劫難的美國女子登山隊祈禱。
 
2008年1月8日下午5點30分,五位台灣登山隊員歷經艱辛的攀登,終於登上南極洲最高峰,立即拿出台灣的國旗合照留影以玆證明。而江秀真站上文森峰頂的那一刻,也成為華人世界與台灣第一位成功完成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女性登山專家,我們見證了這歷史性的一刻,同感與有榮焉。

另外,在攀登過程中,也認識了幾位很特別的登山專家。Wendy是多發性硬化症的病友,她曾經被醫生宣判將在輪椅上度過餘生。但他並沒有向命運低頭,反而從2001年起,一方面復健,一面從事登山活動。到2008年1月份,已成功爬上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當中的五座。他還以自己的案例來鼓勵患病或陷入困境的人,去接受難題,去做預期之外的事,而不是看到命運的挑戰,就以為自己已經完蛋了。而另一位來自日本,個子非常嬌小的鈴木八千代,身高是145公分,也完成了登上文森峰頂的夢想。他說:「我的腿很短,要趕上其他人的腳程,對我來說很辛苦,但還是克服它,而且做到了,並且會盡我所能做到最好,永不會放棄。」
 
惡劣的天候、險峻的地形,甚至,是身體的殘缺,對於這些來到南極實踐夢想的人,都不構成阻礙與限制。就像Wendy所說的,不是每一個人都想以爬山,來挑戰自己的極限,而是去設定一座生命中的大山,想辦法盡可能去克服各種困難,走出失望的幽谷,也是實踐生命價值的方法之一。

導演的話:
紀錄片製作感想世界氣象組織(WMO)將2007年至2008年,定為「國際極地年」。期間,
來自世界各地的60幾個國家、5萬多名科學家,同時進行了200多項有關全球氣候變遷問題的研究。我想,台灣人也不能在這個關懷地球環境的行動缺席。因此,我帶著攝影機,隨同台灣登山隊員的腳步,從亞洲西馬拉雅山脈珠穆郎瑪峰的基地營冰河,以及北美洲、南美洲的冰川,再到南極洲的最高峰-文森峰。我真實看見了地球暖化的種種現象與台灣人追逐夢想的過程,驚呀!讚嘆!落寞,甚至精疲力竭、生死一瞬間的經歷,讓我的生命經驗更加豐富,也是我繼續往前走的動力養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