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環境紀錄報導部落格
  • 6816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重返虛幻新世界

台北
首先,來看淡水海岸的新市鎮開發問題,「淡海新市鎮特定區計畫台灣第一個大型的造鎮計畫,由行政院內政部營建署主責,其預定開發面積1756公頃,並分為三期7個開發區,在1994年開始興建相關的公共工程,包括在公司田溪北側的淡水海岸潮間帶,以圍堤填海造地方式,興建廢水處理廠和相關的衛生設施。但因為新市鎮的區段與周邊設施、整體經濟景氣等問題,經過14年的開發,僅完成446公頃,不到原計畫的三分之一,更糟糕的是,已開發的土地卻嚴重滯銷,僅售出約40公頃。而其以「區段徵收」的土地及地上物拆遷補償費,前後已花費了二百多億元,整個計畫可說嚴重虧損了
目前,新市鎮特定區計畫已重新檢討其定位與策略。人類的計畫,可以隨時根據外在環境的改變做調整,但是,淡水海岸最重要的海洋生態寶地,因已被填為衛生用地,成為人類夢幻計畫的陪葬品。看到新市鎮上百公頃、猶如頹敗荒蕪的草地,是犧牲了無數的生靈換來的,就感到相當無奈。人類為了建造陸地上的新市鎮,結果卻毀了一座海底生界的老社區。
淡水海岸公司田溪北側的潮間帶,在退潮之後的寬度約400公尺,長度也超過2000公尺,是臺灣西北部物種多樣性最豐富的海岸之一,因此成為海洋學術界長期研究的樣區,當地珊瑚種類多達幾十種,以及五十種以上的魚貝類生物,其中包括多種甲殼類、棘皮動物、大型藻類、海龜等等。也因其豐富的海洋資源,是淡水海域最優良的漁場,大約有五百艘小型漁筏在附近海域作業,年魚業收入也有數億元。但這一片歷經上萬年才逐漸成型的珊瑚礁生態系,就此消失了。

桃園
淡水新市鎮不是台灣在建造新世界過程中,唯一的失敗案例,從淡水河口的八里,沿著西部濱海公路往南走,眼界所及,比較突出或者顯眼的景觀與建築物,竟然是高架道路、港口、垃圾焚化廠、火力發電廠、以及工業區內大大小小的煙囪,屬於海洋國家特有的海平線視野,被大肆破壞了。再往南一點,到達觀塘工業區與天然氣接收港計畫區,這是政府配合財團拼經濟,導致環境與經濟雙輸的經典案例。
桃園大潭火力發電廠的總投資金額高達1167億元,是台灣北部地區規模最大的火力發電廠,而觀音大潭的海岸危機,也是從這一座發電廠往南北海岸擴散的。首先看到的是火力發電廠北岸,東鼎公司的開發計畫。
觀塘工業區與工業港2001528日正式開工,開發單位計畫在6年內投資1000億元,工業港域面積達944公頃,而工業區第一期工程也將以填海造陸方式開發80公頃的陸地,這總共一千多公頃的基地,將從海岸向外填海三千公尺。

到了2004年,開發單位雖然已耗費55億元,但填海工程只進行了一百多公尺,大約造地五公頃,就停了下來。因為開發單位未能取得大潭火力發電廠的天然氣供應合約,加上其土地取得涉及弊端與本身的財務問題,整個計畫因而終止,導致,除了海岸環境被嚴重破壞以外,還擺下了一堆爛攤子。目前東鼎公司的填海造陸及工業港計畫,已被工業局撤銷,並終止開發。

 

東鼎公司整個開發計畫雖然無疾而終,但這片由填海造地而來的荒廢工地之底層,原來是台灣最珍貴的藻礁海岸。而這一片多災多難的藻礁,除了被東鼎公司破壞以外,大潭火力發電廠與中油公司,也先後成為破壞藻礁生態的劊子手。
桃園大潭海邊的藻礁約四公里,寬度約數百公尺不等,如以較大區域來看,南北綿延可達26公里。因藻礁生長環境奈受度高,雖然一年大約只能生長0.1公分左右,但是其分泌的碳酸鈣,經過上萬年長期累積,終成為桃園地區最重要的天然消波礁岩。再從化石切片來分析,藻礁與珊瑚礁混生的結果,其生態價值跟珊瑚礁很類似。台大海洋研究人員,在20086月,進行藻礁潮池的生物相調查,發現一個小小的潮池,仔稚魚就有幾十隻,密度非常高,其中,還有多種的蝦子、螃蟹、貝類,顯見藻礁在孕育生物多樣性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藻礁生產力也很高,其功能已接近珊瑚礁生態系。
但是,中油公司為了供應台電大潭電廠的天然氣,2007年初,從台中港埋設一條供氣管線直達桃園觀音大潭電廠,但因為近岸地區的施工方法,採用明式開挖過於粗暴,嚴重破壞當地海岸的藻礁生態環境。另外,中油公司的承包商,也為了施工方便,還把怪手等重機械直接開進藻礁保護區,並砍伐埋管沿線的大片防風林,工程廢土也隨意推置,遭海浪風雨沖刷散佈到海域,導致部份藻礁被沙埋與污染水質。但環保署對於工程單位如此粗暴的手法,造成萬年藻礁生態環境難以復原的犯行,卻只裁罰30萬元結案,令人不敢茍同。
當研究人員與輿論,針對台電與中油公司的不當行為,不斷提出批判與壓力之下,20088月中旬,中油埋管工程結束之後,雇用地居民為它善後。我們在現場,看到桃園觀音鄉保生村長謝春文,帶領幾位村民,在中油埋設天然氣管的工地上,以簡單工具,把壓在藻礁上的石頭移除的情景。心中頓時的感想很複雜,這一片藻礁環境,長期來就是這些村民賴以維生、或在農閒季節,得以貼補家用的傳統採捕領域,但現在這片傳承自先民的環境,被財團破壞之後,只能領些微薄的工資,幫破壞者善後,試圖恢復原來的生態環境,我想到這裡,已經無法再往下想?
台大海研所教授戴昌鳳表示:「桃園海岸地區最大的挑戰,其實是整體環境的變遷,其歷史要追溯到幾十年前,桃園臨海工業區的開發開始,當時沿海開發地區沒有做好環境評估與污染防治,當十年前,開始進行藻礁生態的調查,就發現它們已奄奄一息了,再加上近年來的觀塘工業區、大潭火力發電廠、中油天然氣管線,等於在受害的環境上面,再次開了幾道傷口。」
戴昌鳳 教授進一步表示:「桃園海岸的藻礁生態,至少在六千年以上,是台灣西北部海岸地質與生物演化的重要證據。藻礁地形應該立即公告為保護區、地質公園或天然的文化資產,嚴格規範人為影響
。」

彰化
看完這個為了拼經濟,錢還沒有賺到,環境倒是先被破壞光了的案例。接下來,也是花了大錢,卻成為閒置荒地的例子。從台中大甲溪口以南,一直到雲林的北港溪,這一段海岸線大約160公里
,我們看到最北邊的台中港、亞洲規模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彰濱工業區、雲林離島式工業區以及預定要在大城海岸開發的國光石化,我們看到政府為了發展經濟,卻輕忽了當地的自然生態與人文風貌。
以彰化伸港鄉大肚溪出海口的泥灘地為例,這裡曾名列世界保育聯盟亞洲最重要的濕地之一。這一片溼地的坡度相當平緩,退潮之後的泥灘地寬度達47 公里,面積也廣達3
千多公頃,因為河川上游帶來豐富的營養物質,潮間帶的生產力相當高,除了堤供當地居民養殖與採捕場域之外,還是台灣最大的水鳥棲息地之一。
1970年代之後,工業用地就逐步進駐濱海地區,而彰化一帶的海岸,在退潮之後,相當平緩寬闊,部分地區就被開發為海埔新生地與大型工業區。1980年代,彰濱工業區為了取得大片土地,便朝向抽砂填海造陸的方式以降低成本,歷經二十幾年開發期,與自然環境的嚴酷考驗、以及因為經濟景氣與產業特性等因素,部分開發區的新生地卻乏人問津,依據工業局2008年最新統計,彰濱工業區總開發面積是2587多公頃,但實際上,已出售的面積只有831
多公頃,大約只賣出三成左右,而就算土地賣出去了,廠商的進駐意願,也有待加強,譬如線西區的進駐率,就只有五成左右。

而開發單位為了消化閒置空地與紓解開發成本的壓力,產業規劃與招商計畫幾經轉變,一些污染性的工廠進來了,導致附近土地與養殖業受到嚴重污染,還引發全國性的食物污染恐慌。像戴奧辛污染鴨蛋事件,就造成農民嚴重損失,與消費者的不安。而目前還有幾個高耗能、高污染性的工業,正進行法定程序,未來,也可能成為彰濱工業區的成員。
不過,部分沒有被財團相中的閒置土地,剛好提供候鳥一個喘息的機會,這是一個美麗的錯誤,這些遠道幾千公里南北遷徙尋覓棲地的嬌客,千百年來,可能就是在此地覓食繁衍子代,現在也只是逮住人類疲弱的空檔,短暫的享受一季。未來,這一片屬於鳥類的美麗新世界,仍充滿著不確定性。

雲林
從彰化海岸的變遷,讓當地居民再一次思考,濱海工業區真的能夠帶動地方繁榮嗎?我們是否應該重新思考現行的經濟發展模式。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是有部份人,仍然沉浸在開發濱海、繁榮地方的夢想裡。位於濁水溪口南岸,與彰濱工業區一河之隔的麥寮工業區,就是最鮮活的例子。它原來
是雲林沿海居民期盼翻身的計畫,但是夢想起飛也是幻滅的開始,這幾年來,我們真切的聽到漁民的心聲與吶喊。
我們到箔子寮漁港採訪,在與漁民閒寮之間,得知他們目前的養蚵產業,遇到了一些麻煩。老漁民略帶激動的口氣說著:「從六輕那裡飛來的漂沙,把蚵仔都埋死了,我吊掛在沙洲潮間帶,兩萬多條的蚵串,沒得收成」。另一位阿伯接著說:「我是專門在海岸捉鰻苗的,當時,六輕如果在這邊打地基的時候,就完全捉不到鰻苗,如果他們沒有做工程的時候,那個晚上就捉很多,我們以前是隨便就能捉到一千多條,或二、三千條,但是現在一個晚上,只能抓到幾百條,有時候還只有二、三十條,甚至一天才二、三條而已,現在根本沒辦法生活啊!」。 我們繼續沿著港邊走,看到漁船剛好進港,漁民正在下漁獲,因為魚貨量不多,就在船邊賣了起來,漁民朝向我吆喝了一聲、打了招呼,試問要不要買螃蟹,我愣了一下,旁邊剛好有一位專程到漁港找新鮮漁獲的民眾,民眾順口問:「像這麼小尾的,一公斤是多少錢」,漁民回答:「一公斤一百元」,民眾:「一公斤一百喔?這比較貴喔?唉!這麼小隻要怎麼吃啊!」。漁民回答:「不錯了啦!不錯了啦!現在都捉不到了呢?海裡面都快要沒魚了,這政府都逼的快要沒魚可以吃了啦!你還在嫌喔!
」。
這是在台塑麥寮六輕廠正下方箔子寮漁港的對話,這一地區的漁民,曾經面臨六輕施工期,漫天塵沙蔽日的困擾,作業漁場更遭遇漂沙淤積的難題,有時候連出港都很困難。雲林沿海的牡蠣養殖面積,接近三千公頃左右,而台西地區更是台灣牡蠣的故鄉,它供應全島三分之二的養殖蚵苗。台西的養殖環境如果惡化,台灣的牡蠣產業將跟著瓦解。
新興區與台西區二個離島工業區,原計畫採用麥寮工業區的開發模式,準備以抽砂填海造陸的方式,打造出2311公頃
的工業基地,但因為有意進駐的台塑鋼鐵與國光石化另有打算,目前開發計畫已暫時停工。其實,在這些與海爭地的競賽中,出現了一個荒繆的現象,當開發單位創造了一塊新生地之後,實際上,我們的國土卻也一吋一吋的逐漸流失。
200056月份,我們到外傘頂洲進行田野調查與紀錄,當時,西岸的燈塔還位於高潮線的沙灘上。但是,2001年再度到現場做比對,發現整個灘線已經退後了六、七十公尺,燈塔也倒塌了。成功大學水工所的研究人員表示:「整體來看,外傘頂洲靠沙嘴這一側,算是退縮最多的區域,依照我們以前的地形調查資料顯示,每一年,往後退縮量大概有六十到七十公尺,從沙嘴這個角度來看,每年大概偏轉0.2
度,方向是往內陸朝東南漂移。另外,估計外傘頂洲每年約損失十萬立方公尺的輸砂量,相當於一千輛十噸重的砂石車」。
研究人員接著指出:「外傘頂洲最主要的砂源供應者是濁水溪,但濁水溪上游大量開採砂石,以及興建集集攔河堰,是導致輸砂量減少的主因,而濁水溪出海口南岸的台塑六輕廠,又大規模抽砂,加上突出海岸的堤防攔截了砂源,則是加速外傘頂洲消失最大的幫凶。而其它新的海岸結構一加上去,對周邊海岸多少還是會有影響,但是,並不是說新的結構物上去,就完全受到它的影響,因為六輕還沒有興建之前,就有證據顯示,外傘頂洲已經呈現向南後退、向南漂移,只是六輕廠動工之後,上游自北方來的輸砂可能被攔截,所以,沙源供應量就更少,也有一個證據顯示,你看六輕工業港的西堤,我們發現很多沙子都停留淤積堤防邊坡,這就是說明從濁水溪下來的沙,會受到六輕的防波堤影響而被攔截」。
台大地理系教授王鑫也表示:「雖然抽沙的地方離岸很遠,但是,沙子是會流動的,你在這裡抽沙,挖了一個大洞,別的地方的沙就要流過來補,結果,還是導致海岸不斷侵蝕往後退」。
1994年,
六輕計劃夜以繼日的展開,更以平均每天造陸兩公頃的驚人速度,創下全世界的新紀錄,為了填出這片相當於台北市十分之一的土地,工人從濁水溪出海口的南岸,抽取大量的海沙,如果把這些沙填在中山高速公路,可以從基隆到高雄填滿八個車道,而且厚度高達兩層樓半。然而,當財團沉溺在創造新世界的夢想時,也意味著原有的美麗世界即將消失。
台塑集團除了與大海爭地以外,還與民爭水,六輕廠區初期蓋了33個廠,工業局每日核配的用水量是25.7萬噸,到了20077月,每日實際的用水量已增加為31萬噸,雖然環保署以其違反環評承諾,開單告發,但經濟部還是考量六輕四期全部完工將有77個廠,把用水量提高為每日35.1萬噸,屆時,彰化、雲林地區的農業與民生用水,將產生排擠效應。當麥寮工業區大量攫取乾淨水源之後,卻將產生的事業廢水,經由排放擴散管引入海域,出水口位於低潮線下水深六公尺處,依賴潮汐流自然擴散,但還是造成沿近海域的污染,導致
漁獲減產。

麥寮六輕各廠運轉之後,還陸續發生多起落塵污染漁塭的事件,當地養殖業者最大的疑惑,就是文蛤養成期延長了,但漁民苦無科學證據得以聲討污染者。但無獨有偶,2001526發生的落塵事件,環保局確認落塵來源,是六輕製程的疏忽所造成,並且處以兩張各三十萬的罰單。另外,六輕廠區也時常瀰漫臭味,位於工業區東南方的新興國小師生,就經常聞到異味,有時候學童還必須戴口罩上課,校長也指出,飄到校園裡的惡臭大概有三種:「瓦斯味、酸臭味及臭鹹魚味」,也曾經向環保單位陳情了十七次,但環保局每次到學校監測,空氣品質的數據都是在排放標準以內,校長認為:「科學儀器沒有像人體的反應那麼敏感,而我們確實有聞到味道」。20039月,六輕廠派人到學校了解之後,也證實是六輕管線破裂所導致。後來,台塑集團主動協助學校裝設空調冷氣設施,暫時減輕師生的痛苦。
1986年間,台塑六輕計畫廠址原選定宜蘭利澤,因為受阻於民意,1988年再轉往桃園觀音,還被舉發有炒地皮之嫌,最後,在1991年落腳雲林麥寮。台塑集團就在濁水溪口以南,把自然海岸打造成一座石化王國。六輕計畫總投資金額
高達5,744億元填海造陸面積約2,255公頃目前基地上興建了60幾座石化相關產業的工廠,以及一百多座油巢、廠區內之配管長度即高達3,000公里,2006年的產值達9,882億元,約佔當年度台灣國民生產毛額8.4%
但台塑企業王國所宣稱的這些光鮮亮麗的規模與產值之背後,是由國家資源與人民的健康及生存權當墊背的,像抽砂填海造陸、造成海岸與外傘頂洲嚴重侵蝕後退,政府為其興建集集攔河堰堤,再低價供應大量的珍貴水資源,並排擠農業與民生用水,但六輕廠區卻又排出大量事業廢水污染海域,導致農漁產業環境崩毀,再加上空氣污染,周邊區域的居民日夜深受其害,但這些成本都被忽視了。麥寮工業區六輕石化的產值與規模,以及他的發展過程,成為其他財團的參考的模式,像國光石化最新的預定廠址也選定彰化大城,開發面積廣達3000公頃,剛好與六輕廠隔著濁水溪,南北而立。而台塑大煉鋼廠,則看中六輕廠南方的台西與新興區離島基礎工業區。如果從台灣整個中西部的海岸來看,北邊自大甲溪以南,目前有台中港、工業區、火力發電廠、彰濱工業區、麥寮六輕、以及開發中的新興區與台西區離島式工業區,還有計畫中的國光石化、台塑大煉鋼廠、彰工火力發電廠、西濱快速道路。未來,台灣西部海岸地帶的環境、人文將遭到嚴重的影響。

台南
接連看了幾個令人心痛的案例,我們來到台南的曾文溪口。這是經過地方人士與環境保育團體,共同努力搶救下來的珍貴溼地,我們看到人類的生計與生態環境得以共存共榮的可能性。
199307東帝士與燁隆兩個財團,看上臺南縣的七股潟湖,計畫在這寬廣淺海地區填海造陸,開發七輕石化煉油廠與大煉鋼廠、工業港。因為此一開發計畫將危及當地居民的生存權,與海岸生態環境,立即
引發當地居民的疑慮與反對,經過長期抗爭,經濟部工業局終於在2006127日,退回「濱南工業區開發案」,但目前開發單位仍未放棄相關計畫。
七股潟湖的面積廣達1,600公頃,是台灣最完整、最大的潟湖地形,長期以來,當地居民依賴這片潟湖堤供生活資源。歷經工業區開發與生態保育的保衛戰之後,目前,台南曾文溪口周邊溼地,已成為黑面琵鷺全球最大的渡冬區,每年秋天,牠們總是不遠千里,來到七股溼地覓食棲息。政府也200211月,將七股潟湖與周邊棲息地,正式公告為保護區,而黑面琵鷺一舉一動的魅力,已成為帶動地方觀光產業的主要賣點,許多遊客來到七股,除了觀賞黑面琵鷺以外,最熱門的生態旅遊活動,就是搭膠筏遊潟湖、登沙洲、品嘗新鮮海味。從早期的捕撈、養殖漁業,到現在的生態旅遊,七股潟湖充滿了人文與生態的特色,當地居民從來也沒想過,
每年冬天和他們一起在潟湖上討生活的黑面琵鷺,竟然會為當地帶來商機,甚至改變了他們的生活。
台南七股漁民 周風在 先生,自1984年之後,就在十孔水門區域,設置定置網捕魚,但這一片溼地,剛好是黑面琵鷺的休息區,因此也被劃為保護區,當周風在失去採捕領域之後,由縣政府輔導轉業,成為保護區巡守隊員,參與守護鳥類棲地的工作。他說:「每天巡守的責任區大概有30甲,能夠幫政府把這裡保護下來,是大家應該做的工作,也等於幫子孫保留一片海域,不要都做成工業區啦」。我們在當地,除了看到漁民心態上的轉變,也看到謀生方式的調整。
但是,當七股漁民努力守護這一片內海,試圖走出一條不一樣的營生出路的同時,一個更龐大的、高耗能、高污染、高環境成本的新計畫,正一步步進逼我們的美麗世界。從西部北海岸的淡水河口,到南部高屏溪口海岸線,幾乎已被大大小小的濱海工業區、港口給佔滿了。但
隨著時代的轉變,人們的價值觀也應該有所調整,到底要怎麼對待或利用海岸地帶,才符合海岸環境與人類的最高利益呢?到底,人類還要經歷多少次自然反撲的教訓,才會謙卑的面對海洋,把海陸交界地帶還給自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