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經典

關於部落格
環境紀錄報導部落格
  • 66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海角七號』



這是在恆春或墾丁街上很熱門的紀念品,是誰在買呢

「再見」是分別時的最後一句問候語,
它隱含離去的感傷與重逢的期待
無耐我們現在卻必須以最沉重的心情,
準備和墾丁道聲「再見」,

回想,1983年的夏天,覓循前人足跡,攀上了墾丁大尖石山頂,當站在台灣島南端的最高點時,恆春半島、太平洋、巴士海峽等山海美景,竟同時盡收眼底,心中充滿著發現的喜悅。也因此一全新的旅行體驗,促使我每年都會再回到墾丁重拾驚艷的回憶。像龍坑海岸在成立保護區之前,是附近漁民採海菜、撿貝類、抓蟹類的天然牧場。保護區設置之後,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每天僅核准二百人進入,從事生態學術研究或者一般的環境教育。
 近二十幾年來,龍坑生態保護區甚少受到干擾,可說是台灣島海岸最後的伊甸園,但在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第十四天,卻被毀滅了。2001年1月14日晚上,希臘籍阿瑪斯號貨輪行經鵝鑾鼻東北方海域時,因主機故障失去動力擱淺,船上二十五名船員,在第十四海巡隊全力搶救之下,全部幸運的脫險,但擱淺在礁岩上的貨輪,因主管海難及環保的公部門,未在最短時間內進行補救工作,導致鍋爐主機的燃油不斷外漏,當油污隨著潮浪飄流到附近海岸之後,造成國家公園龍坑生態保護區附近,約三公里的海岸線,面積廣達二十公頃以上的珍貴珊瑚裙礁,遭到嚴重污染,潮間帶的藻類、蝦、蟹、貝類等生物,是岌岌可危。
據海事專家粗估,貨輪外漏的燃油約在一千一百五十噸,而飄到附近礁岸的污油約在四百噸左右,其餘可能隨著季風及沿岸流擴散到附近海域,在船帆石、後壁湖等海岸,還一度出現油污。當第一、二階段油污清除工作告一段落之後,因受制於地形關係,貨輪上六萬噸的礦砂,隨著船身斷裂而散佈在海床上,再次造成另一場海洋生態浩劫,而其它船身殘骸也隨著浪潮慢慢解體四散,南台灣的海洋生態環境接二連三遭受重創。
這是2001年2月至5月的龍坑海岸場景,但據媒體報導,目前當地的生態已大致恢復了,真的嗎,當地不是從來都沒有建立環境基礎資料,那又怎麼知道哪些物種或整個生態系又活過來了呢

另外,因為周休二日的休閒人潮,近十年來,目睹恆春與墾丁地區的觀光業者、台電核三廠、國家公園之經營方式,再到整體生態環境惡化之過程,無不令人心痛。如大小民宿一家一家的設立,大型觀光飯店將山坡地整片整片的開挖、核三廠的熱廢水日夜湧進海洋,尤其每到假日,人潮是一波波的奔向這狹小半島,造成生活廢水、廢棄物橫流。目前的墾丁,商人是看到無限的商機,但其生態環境其實是充滿著危機。
其實,台灣島位處太平洋西緣,雖是個蕞爾小島,海岸線長達一千二百公里左右,因地質特性和地形受菲律賓板塊擠壓及四周海域潮流的影響,海岸線極富特色且呈多樣性。如北部沈降海岸有最美麗的岬灣地形,西部堆積性的砂質、泥質海岸,孕育了豐富的人文景觀,並提供候鳥北遷南移、過境棲息覓食的樂園,南部珊瑚礁海岸是珍貴的自然瑰寶,東部侵蝕性斷層岩岸,更是台灣陸地千百萬年來運動過程的痕跡。
台灣為了追求經濟再成長,不斷地大幅利用自然資源,如填海造陸創造海埔新生地、開發新的工業區,當珍貴的濕地消失後,候鳥的樂園也就不見了。而在各地陸績興建的大型漁港、商港,因無法順應潮流的變化,造成突堤效應,海岸侵蝕作用加劇,部分剛完工不久的港口,還未驗收就報廢了。另外,政府的各類型公共設施之闢建,如垃圾場、污水處理場、核能發電廠,以及高污染性的石化產業,也直接污染了海域,威脅海洋自然生態系。最令人憂心的是遍佈台灣島四周海岸的養殖漁業,部份是在海蝕平台上挖掘九孔池,另部份則因政府規劃失當,民生、工業用水、農民、漁民自行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嚴重下陷已近達兩千平方公里。
而恆春半島自1874年,漢人入墾之後,海岸熱帶雨林生態便逐步瓦解,墾丁地區的熱帶季風雨林內,原生種植物高達一千二百餘種,是探索森林生態最佳的寶庫,但經人們大片的燒墾、開發之後,原始的生態體系早已消失殆盡。而不同目地的開發,也正反應了該時代的樣貌。像墾丁國家公園自1982年成立以來,雖承載著保育界人士的高度期望,但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長期來便是台灣四季皆宜的渡假勝地。各大財團也追隨其腳步陸續進駐,但同時也為墾丁海岸帶來莫大的環境壓力。

這是1995年以前的墾丁小灣附近山坡景觀
這是1995年之後的墾丁小灣附近同一處山坡景觀
後來,這一處山坡出現了一間五星級的飯店,雖然它曾經違反墾丁國家公園法,那又是誰去消費呢

海角七號主場景之一的夏都大飯店也曾經是違反國家公園法與破壞海岸環境的兇手...

以南台灣熱帶海洋性氣候而言,夏季時,雷雨或颱風頻繁,而冬季則有強烈的季風威脅。因此,山坡地一旦水土保持不佳或平原過度開發,泥沙極易順著水路流入海岸,改變了海洋水域的水質,其所造成的土泥污染,會層層覆蓋住海底的珊瑚、藻類,並壓縮了魚類生存的空間,人們為了私利製造的混濁潮水,成為荼毒墾丁海域生靈的第一道殺手。
而國家公園為了興建後壁湖遊艇港,工程單位在挖掘航道、泊位時,不惜開挖千萬年來才形成的高位珊瑚礁岩。而耗資五億多元的港灣工程,最終也僅能提供一一○艘私人船席,保育單位花了大錢並破壞自然遺產,去造就高價的遊憩活動,值得嗎?而緊接著,墾丁地區每年湧入五、六百萬的人次、車潮,雖帶動了周邊商店、民宿、大飯店等商機,但也吸引了大批的攤販、髒亂及空氣污染,旅遊業者推陳出新的海灘遊憩活動,如沙灘車、水上摩托車、拖曳浮具活動、浮潛,已嚴重干擾了海岸生態及遊客安全,除了其噪音、污油危害之外,意外的傷亡事件更是頻傳。

遊客的態度將決定恆春半島的風貌

管理者的無能,已造成生態環境及休閒品質的低落。尤其大量的生活廢水大多直接排進附近海域,造成人與污水共泳的難堪體驗。譬如,遊客大量製造的廢水,已造成海域優養化的問題,唯有改善當地污水排放及遊客量管制,才能避免藻類生態失衡。尤其,核能電廠的熱廢水排放,日夜大量的排進海灣裡,海灘上一波波的人潮,雖然絲毫未感受到些許的不適,但海底的珊瑚因沒有選擇權,長期遭受高溫水域的迫害後,已逐漸白化死亡而減少,目前只剩下一些較奈高水溫的物種。
當人們對於自然萬物的好奇,轉為貪婪的豪奪後,物種絕滅的速度,已遠超過
新生命繁衍的時程。重新審視墾丁質變的因素,諸如核三廠、珊瑚白化,每年龐大的人潮、生活廢水污染,各種公共設施興建,如公路、河川水泥化、港口、以及自然生態區的干擾,山坡地濫墾、違建、垃圾、攤販等。其中隱約可見官員的無能、甚至貪瀆,加上大型海域污染浩劫,顯見國家公園的管理者,已徹底辜負了全民的寄託。
台灣的自然海岸已日漸凋零,我們該如何經營觀光休閒產業?我們在親近自然環境、或消費明媚風光的同時,是否應該先建立新的價值觀呢?當湧進恆春半島的遊客越多,墾丁國家公園的生靈將更形孤寂!

這是墾丁國家公園南灣沙灘旁邊的核三廠溫廢水排放口之一,因為台電刻意以消波塊遮掩,所以一般民眾都在不知情之下,在溫水中嬉戲玩水消暑,不過也沒有人提出其它權益受損或安全上的疑慮,但部分不會移動或不奈高溫的海底珊瑚礁,卻逐漸走向滅種一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